筆趣閣 > 傲世仙醫 >第50章百云丹

( ..)        葉寒到一樓后,神色飛速在那排藥柜之中徘徊,隨后迅速按照剛才的記憶,拿去著煉制著百云丹的藥材。
    一邊的張錦笑而不語,在流云宗呆了這么久,張錦也算是一位老弟子了,如果多給他點時間,在有些際遇,凝丹也是十拿九穩之事。
    所以看著葉寒那雷厲風行的樣子,不免有些點點頭,這讓他想起來當年他剛去流云宗的時候,啥都不太會,第一次開爐煉丹成功那還是花了好久,只是沒想到一晃這么多年過去了。
    流云宗已經有幾年沒有招收弟子了,不是不愿意,也不是沒有資源,而是丹道天分的弟子,自然是比較罕見的,需要神識天生的強大,不然的話丹修也不至于珍貴了。
    二樓,葉寒已經準備開始煉制百云丹,畢竟二品靈丹對于葉寒來說,無疑是輕車熟路,只是現在的他隱藏著身份實力,所以自然不能夠表現的那么輕松。
    葉寒神色一臉的凝重,看著眼前那烏黑色的丹爐,直接就開始了,將數種藥材,直接用靈光包裹著,激射向丹爐之中。
    肖戰雙手環抱在胸前,繞有興致的看著葉寒的動作,如果讓他知道葉寒身懷一件靈器品質的丹爐,和三十六種真火之一的紫元真火,恐怕會立刻大跌眼鏡。
    煉制靈丹之所以對于神識有著很強烈的要求,自然是煉丹的時候得能夠告知著丹爐之中的一舉一動,并且能夠有能力駕馭掌控著一切。
    而且對于最后凝丹的時候,自然也是最關鍵的,不然就是功虧一簣。
    葉寒沒有刻意讓自己煉丹的手法變得生疏,也沒有刻意追求行如流水的速度,畢竟這入門的考驗就只有一次,不然的話到時候失敗了就尷尬了。
    感受著丹爐之中的細微變化,葉寒陸陸續續的將藥材打入丹爐之中,頓時一股芬香彌漫而出,二品靈丹幾乎是比較常見,過了三品靈丹都已經是很昂貴了!
    半個時辰過去,煉丹的過程也要進入到最后收官的階段,那股藥香透過丹爐怎么擋都抵擋不住。
    到了這里整個煉丹只剩下最后凝丹的步驟,那樣一來,葉寒就成功了。
    丹爐之中,一股藥液流淌,葉寒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每一點細小的變化,隨后整個人頓時精神一震,然后眸子里面爆發出一陣精光。
    “凝。”
    葉寒大喝一聲,體內靈力流轉,青靈飛葉決功法隨著釋放而出,一抹青色靈光直接激射而出。
    烏黑色的丹爐已經開始劇烈的搖晃,繚繞的白色煙霧也是不規則的搖曳著,丹爐之中,那一陣白中泛著些許黃色的丹藥,開始緩緩成形。
    這種僵持沒有很快結束,而是持續了一陣時間,隨后丹爐搖晃的身影開始消停下來,到最后徹底的變得安靜,而丹爐周圍那繚繞的白色煙霧,也是開始緩緩的散去,虛空之中只剩下淡淡的藥香。
    當房間變得徹底安靜下來,丹爐也沒了動靜的時候,葉寒整個人算是徹底的松了一口氣,畢竟整個煉丹過程結束了,而他毫無疑問的成功了,畢竟如今哪怕是三品靈丹,他也有著不小的把握,畢竟在清涼寨的時候,那么多的資源自然不是白白浪費的。
    “厲害。”
    肖戰在一旁豎起大拇指,稱贊著說道,畢竟葉寒從頭到尾的表現,壓根就挑不出任何刺來,畢竟這種表現,哪怕是如今流宗內,一些弟子趕不上。
    隨后,肖戰早就拿著已經準備好,裝置靈丹的玉瓶來到丹爐旁,畢竟雖然靈丹煉制出來了,但是靈丹的數量和品相自然是還沒有觀看。
    裝放靈丹的器具同樣是大有講究,特別是對于一些高品質的靈丹來說,不能讓起藥效流逝,有的還得根據著靈丹的屬性,用著特殊的器具裝放。
    “砰。”
    肖戰揭開了丹爐,頓時一股白色煙霧撲面而來,噴涌而出,肖戰用手來回揮舞了幾下之后,也是終于看清楚了丹爐之中的情況。
    渾身白色,夾雜著些許黃色光澤的百云丹,一共足足躺著六顆,這倒是讓肖戰有些意外,連忙將百云丹分數個玉瓶裝置好。
    同時一臉欣喜的將葉寒拉著來到了樓下,將葉寒之前的種種表現都告訴給了張錦。
    要知道一般一次煉制靈丹,最后能夠有著三四顆靈丹就不錯了,而葉寒這次煉制靈丹足足有著六顆,這意味著成本的節約,要知道同樣的藥材,同樣的時間,煉制出來的靈丹數量多,自然是功效比較大。
    這一次就連張錦都伸出大拇指,示意葉寒厲害,隨后張錦神色大笑了起來,拍了拍葉寒的肩膀。
    “葉師弟,恭喜你可以入流云宗的大門了,這次值守還有數個月結束,到時候你和我們一起回去見宗主,另外去了流云宗以后就跟我混了。”
    葉寒微笑不語,表示默認了,心里倒是輕松不少,如今終于是能夠混入到了人家的宗門之中。
    肖戰接下來直接將那百云丹一人送了一顆,至于剩下的三顆則是放在店面之中,畢竟用了門派的藥材,丹藥自然是屬于流云宗的,只是沒必要全部上交。
    畢竟同樣的材料,不是誰都可以煉制出六顆靈丹的,一人落下一顆百云丹絕對是皆大歡喜。
    所有修士之中,要說最富有的無疑是丹修,而要說是最窮的自然也是屬于丹修。
    反正入了考驗,葉寒也不差這個把月進入流云宗,每天無所事事的和張錦以及肖戰混在了一起,但是對于流云宗了解了許多。
    整個流云宗除了宗主流光真主之外,還有著流水以及流葉兩個長老,這是流云宗僅存的三位金丹境界修士。
    整個流云宗的大小事務幾乎都是宗主處理,流水長老向來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至于流葉長老則是喜歡煉制靈丹,大多數的靈丹產出,都是出自流葉真人之手。
    而流葉真人也是張錦的師父,所以張錦在流云宗才有一定的地位,更重要的是自身實力還算強勁。
    除此之外,流云宗就是一些年長的執事,都是呆在流云宗的老人,剩下的數百人都是流云宗的弟子。
    弟子之中幾乎是分成了三個圈子,一個是以張錦為首,另外一個則是以宗主的親傳弟子為首,剩下的則是一個圈子。
    流云宗曾經也有過輝煌的時候,巔峰的時候據說宗門之中有著數位元嬰境界修士坐鎮,只是后來在傳承的過程中一代不如一代,到了張錦這一代,可是沒有什么冒尖的妖孽弟子。
    持續這樣下去,等待的結局無非就是隨時會斷了傳承,這種現象在歷史的長河之中,多的數不勝數。
    或許當流云宗哪天連金丹境界修士都沒有了時候,這個宗門也就不復存在。
    因為流云宗還有著一個生死大敵,楓葉宗,這種恩怨是早就流傳下來的,并且一直在積累,可以說算的上是世仇。
    雙方的弟子向來摩擦也是很大,交手也是常有的事情,甚至死傷也不為過,好在雙方實力勢均力敵,不然一旦給任何一方找到機會,就會打壓另一方。
    楓葉谷的情況和流云宗差不多,只不過近年來實力有所增長,問問壓了流云宗一頭,所以門下弟子一個個也是趾高氣昂。
    這種情況持續下去,流云宗自然會吃虧,這種世仇向來不是你死我活,能夠看到流云宗斷掉傳承一旦有著這個機會,恐怕楓葉谷無論如何都是不會放過的。
    這種狀況流光宗主自然也是明白不已,不過也無可奈何,畢竟想要出頭,起碼得破境,有著一位元嬰境坐鎮,不然的話只能夠保持眼下的這種狀況,而元嬰境界哪里又是那么容易的。
    哪怕有著靈丹的彌補以及資源的提供,這么多年,流光宗主不也是依舊停留金丹境,四品丹方流云宗一共有著三張,據說五品靈丹的丹方也有一張,幾乎是流云宗的傳宗寶,楓葉谷一直惦記不已。
    奈何幾張丹方之中,有的藥材太難獲得,不然流光宗主實力還能再進一步,但是流光宗主從來也沒有放棄收集藥材的下落。
    這一個月里面,張錦和肖戰完全是把葉寒當做自家兄弟對待,告訴了葉寒許多內幕和注意事項。特別是警惕一個人少外出,出了門派和州城之內,在其余的地方如果碰到了楓葉谷的弟子,要么趕緊跑,要么就先下手為強。
    不用廢話,直接動手,這已經成了兩個宗門弟子的習慣了,畢竟雙方世仇也沒有什么好講的。
    而至于流云宗內,向來是按資排輩的,那么多大小雜事都自然是需要有弟子去做,哪怕是葉寒也免不了這個待遇,想要出頭就只能盡可能的提升自己修為,展示著自己的煉丹天賦。
    對此葉寒也無所謂,他進入門派的目的,一是為了有個落腳之地,徹底了解煙州那些大勢力錯綜復雜的關系,第二個就是想弄清楚一個宗門的運轉情況。
    畢竟葉寒的夢想,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夠開宗立派,這無疑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,論修行,自然是需要煉丹,而哪怕是低階的丹方,葉寒也沒有幾張,所以想要讓自己金丹品質有所提升,除了找尋靈脈進行著淬丹之外,自然是還要在丹道上不斷的下著功夫。
    這一個月里,葉寒也確實能夠看出流云宗和楓葉谷之間惡劣的關系,不管是閑來無事還是做著生意,雙方嘴皮上壓根就沒有任何的空閑,在世仇面前,即便是楓葉谷的那個女人也是變得伶牙俐齒起來,哪里還有小家碧玉的感覺。
    好在這也就是在州城內不能夠動手,否則恐怕雙方早就大打出手,不過這么久以來,也讓葉寒有些大開眼界,畢竟一旦有了爭執,雙方那嘴皮子上的功夫,真是讓葉寒嘆為觀止。
    
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