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魔改全世界 >第533章菜即是原罪
    世家門閥之中,或許有許多精英、人才、君子,但是這個階級本身,就具備天然的貪婪特性。
    只要顏安青不斷放出甜鉺,就能迅速將這些豪門抵抗勢力分化,變成一條聽話的狗。
    擁有無限物資掛的人,做什么都是簡單模式。
    不過在此之前,顏安青需要提拔一批有能力、有理想的新時代官員。
    因為之前那些蠅營狗茍之輩,已經被顏安青清理的差不多了。
    整個朝堂之上,被殺的人頭滾滾,血流成河。
    朝政之所以沒有癱瘓,純粹是因為堪比超級計算機的皇帝顏安青本人一心多用,承擔了大部分官僚的作用。
    他的這種行為,是這顆星球歷朝歷代以來,任何統治者都沒有做過的,可以說,他將官員階級的神圣性徹底破壞,也因此得罪了掌控文字渠道的文人階級。
    這天,顏安青穿著打扮成尋常富家公子的模樣,在老太監林錦和新王李杏的陪伴下,離開了皇宮。
    糖葫蘆很好吃,風景也不錯,只是大街小巷,都是些正在怒噴顏安青的人。
    “咱們現在生活的這個年代,大約是有史以來,最黑暗的時代了吧”
    “上有無道昏君敗壞朝綱,下有朝廷鷹犬縱橫逍遙,霍亂天下,這日子沒法過了!”
    “無道昏君?那明明是極道暴君!殺人狂魔!聽說今日早朝上,他下令誅殺了郭大人九族!郭大人可是標準的仁人君子,道德楷模啊!聽說他前些年,因為自家六歲小孫女吃了一塊男仆給的點心,不知檢點,郭大人就將她關起來,餓死!可謂是真正的正直無私之人了!”
    “該死,也不知道,那個李杏究竟是怎么想的,明明只差一步,就可以把狗皇帝拉下龍椅,竟然在最后關頭放棄!”
    “噓!噤聲!”
    這些罵顏安青的人里面,有學子,有百工,有農夫,也有垂髫兒童。
    “陛下,現在全天下都在罵您呢”
    因為棄暗投明,被拔為“民意王”的李杏,輕笑著說道。
    李杏自己被連帶著噴了幾句,也渾然不放在心上。他本就是個心胸寬廣的豁達男人。
    本來他投靠顏安青,也是形勢逼人強,不得已而為之,可隨著時間的推移,見證了顏安青的手段之后,李杏對顏安青也是越發信服了。
    雖然目前的局面上看,似乎是大諸皇帝依仗天下無敵的武力,與全世界的人為敵,被所有人謾罵,一副無道昏君模樣
    但是,不知為何,李杏總是覺得,顏安青有化解之策即便李杏讀過的書告訴他,遇到這種處境的帝王,最后都是國破皇朝滅,他也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第六感。
    “這些該死的刁民!陛下您的仁慈和善良,被他們當成了軟弱。”
    老太監林錦反倒是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,氣的面色通紅,恨不得把這些噴過顏安青的人都抄家滅族,一個個清算:“他們根本不知道,陛下您是在維護他們的利益,被那些豪門財閥稍微鼓動一下,立刻就把矛頭對準您這個真正對他們好的人。”
    “愚蠢!太愚蠢了!”
    林錦氣的臉上褶子更加明顯了,整張臉都像綻放開來的菊花一般,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說,可為了避嫌,又忍了下去。
    顏安青對這件事倒是沒什么想法,畢竟百姓們罵狗皇帝的時候,捎帶上的名字是“諸曉萌”,而不是他顏安青,這樣就少了許多實際感受。
    如果要找一個比喻,來準確形容顏安青現在感覺的話
    大概就是當初玩冰汽時代的時候,作為總督帶著一群刁民,千辛萬苦在世界末日里茍活,可到最后,卻被那群不識好歹的給驅逐流放,搞得像是顏安青貪污**才害得他們活不下去了一樣。
    別的玩家是怎么應對的,顏安青不知道,總之,他是又開了許多盤游戲,花式虐殺了那群刁民數十次,才解了心頭之恨。
    現實世界不是電腦游戲,大諸人民做的,也沒有冰汽時代里那群弱智一樣過分,還是有挽救余地的。
    有百姓在噴他,自然也有發自內心擁護他的。
    必須提的一點是,現實和游戲,也有著相似之處。
    比如
    菜就是最大的原罪!
    高手,無論在面對怎樣的局面時,都有許多條解決方法。
    就如同現在。
    “輿論的陣地,你不去占領,敵人就會占領。”
    顏安青表現的十分淡然,“現在反抗我的文人們,倒也不都是壞人,他們只是兔死狐悲物傷其類,想要努力維護一下自身階級特權罷了。”
    “不過,說到輿論戰恕我直言,他們都是弟中弟。”
    林錦和李杏聽的一臉懵逼。
    他們已經習慣皇帝陛下這種日常性胡言亂語了。
    像這種封建皇朝社會體系,文人墨客為什么高貴?
    因為他們掌握了筆桿子,也就掌握了話語權。
    他們會把自己美化成品德無瑕的圣人,把自己的敵人丑化成一無是處的廢物奸賊。
    可在顏安青看來,他們的效率太差了。
    單純依靠幾篇辭藻華麗的檄文,又有幾個人看得懂?
    漫畫,小說,游戲,了解一下?
    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輿論引導武器!
    目前大諸皇朝的社會生產力還不夠發達,顏安青只需要安排人把那些貪官污吏們的“精彩事跡”如實還原成戲劇話本,再著人創造出類似于“抓奸賊”的桌游,就足夠了。
    和這些比較起來,童謠之類口口相傳的手段,效率就太低了。
    而顏安青已經安排人去做這件事了。
    半個月之內,就能見到成效。
    到那個時候,剩下的那些自矜身份卻又沒有大錯的文人們,也該過來老老實實地投誠了。
    世界上最不缺的,就是想當官的人。
    “嗯?朕還有些私事需要處理,你等先回吧!”
    顏安青說著話,身影閃爍,便消失無蹤。
    民意王李杏和老太監林錦面面廝覷,從彼此眼中看出些許無奈。
    皇帝陛下經過國破一役之后,死后蘇生,性情變得跳脫了許多,似乎再大的事情,都不被他放在心中,行事隨心所欲,瀟灑快活的不像個皇帝。
    顏安青腳下是五大洲,身邊是冰冷無垠的太空。
    晉楚鴻寂,戴安娜和永恕這三名支配者,正在虛空之中,一副等候多時的模樣。
    三者的表情,都略顯陰沉,并不愉快,似乎得到了什么不太好的消息。
    見到顏安青,晉楚鴻寂立刻瞬身趕來。
    “這次那群家伙使用盤外招了。”
    大量信息,瞬間出現在顏安青腦海之中。
    他立刻就明白了。
    原本那些據說百年后才會抵達這方位面的支配者們,不知道動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比己方眾人抵達的還要更早。
    同一起跑線上,三名隊友不認為他們能競爭過其他組織的支配者。
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