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鄰家閨蜜愛上我 >第1418章曙光

  ,!
  更何況,姬勇就真的光彩嗎?
  密詔?那份密詔怎么樣還不好說,就討北王看來,姬耀真的會希望姬勇繼承帝位?
  誰又會真的不讓兒子當皇帝,而選擇他的兄弟?
  姬揚上位沒多久,姬勇的各種指控就是真實的嗎?
  雖然姬揚有顧家血脈,但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會明白,姬揚只要不傻,就不會甘愿受顧家擺布,背叛天啟自然無從說起。
  這個歷史從來就是勝利者書寫的,叛國賊與萬人稱頌,青史留名,原本也只在一線之間。
  誰成功,誰說了算。
  討北王第一個舉起了手,虎目掃視長老們。
  長老們雖然有投票權,可是王爺都第一個舉手表態,若唱反調,以后只怕也沒好日子過,長老的地位還能不能保住?
  所以,一個個雖然疑慮,雖然擔心,但還是陸陸續續舉起了手。
  最終竟是全票通過,討北王說:“既然大家都同意,那就這么定了,我會盡快聯系陳小羽,散會。”
  長老們向討北王告退,但在離去的途中,還是唉聲嘆氣地討論起來,對于這個冒險的舉動還是擔憂。
  對于討北王府的未來還是感到緊張。
  這一次會成功嗎?
  ……
  次日天還沒亮,我在青山郡的酒店里,就被一陣敲門聲吵醒,當下翻身下了床,去開了門。
  謝七在門外恭敬地說:“羽哥,劉統領來了,天啟那邊傳來消息。”
  我點了點頭,說道:“嗯,我馬上去見劉統領。”
  眼見天還沒亮,劉子聰急急忙忙地來見我,心知應該是討北王府那兒有了決斷,要不然不會這么急,當下也不敢怠慢,急急忙忙去換了衣服,去了一樓大廳見劉子聰。
  劉子聰親率他的警衛隊來到酒店,酒店的工作人員全部被遣離現場,看到我,劉子聰急忙從沙發上站起來,快步迎上,恭敬地道:“定國公。”
  我點了點頭,說:“是不是天啟那邊傳來消息了?”
  劉子聰說:“半夜時分,天啟的人傳來一封信,要我親手轉交給定國公。”說完掏出了一封信遞給我。
  我接過信瞄了一眼,只見上面寫著定國公陳小羽親啟的字樣,封口蓋了討北王的專屬印章,正式無比。
  現在各種通訊發達,但是在兩國邊境,因為互相屏蔽信號,現代化的通訊方式基本用不上,而且事關機密,最原始的方式反而最為穩妥。
  我拆開信看了一下,大概意思是討北王要和我單獨見過面,地點在兩國的中間地帶,其他的暫時沒說,我看完后當場掏出火機將信給燒了,免得留下后患。
  劉子聰說:“討北王說了什么?”
  我說道:“他約我見面,其他的沒說。”
  劉子聰皺眉道:“公爺,我收到消息,姬勇駕臨討北王府,還在討北王府參加了晚宴,期間姬勇有意和討北王聯姻,您可得小心啊,小心會是一個陷阱。”
  我心中一愣,說:“姬勇打算和討北王結親?”
  劉子聰說:“是啊,我擔心討北王府會改變主意,定國公這次去赴約會有危險。”
  我想了想,說:“應該不至于吧。”
  劉子聰說:“具體怎么樣很難說,人心難測啊。”
  我說:“不管怎么樣,我還是相信討北王,大不了,你帶人隨我去一趟就行了。”
  劉子聰見我已經做了決定,雖然還是擔憂,但沒有再勸。
  我隨即看了一下天色,說:“咱們這就過去吧,別讓討北王久等。”
  隨后劉子聰急忙安排了車隊,以及隨行保護的士兵,護送我和謝七去見討北王。
  我也沒叫姬雨晴,她已經在王府現身了,討北王知道了姬雨晴的態度,也就沒必要再帶她去,畢竟討論這些大事,她也插不上話,而且還舟車勞頓,有些風險。
  抵達見面的地點,天才剛亮,朝陽剛剛冒頭,東邊一片火紅。
  好像今天的天氣會很不錯,會是一個晴朗的天氣。
  我下車后,心想這會不會是一個好的預兆,預示著一個好的開端呢?
  見面的地點是在一座山頂上,三面都是懸崖,南面懸崖下面還有一條河繞過,河流湍急,站在山頂上,看下面的風景,有種驚險刺激的感覺。
  山頂上只有一個人,討北王柳瀚!
  這個坐上討北王府的主人的位置已經數十年,被譽為北地第一人的人,一聲號令,數十萬人響應,在天啟境內僅僅只是次于皇帝。
  雖然已經老邁,但背影依舊雄偉。
  雖然柳瀚并沒有登上凌云榜,但我知道討北王府也是家學淵源,刀法堪稱一絕,這位老人同時也是頂尖高手。
  那種氣場,還是我第一次感受到。
  也許是因為他已經下了決心吧,所以才會讓我產生錯覺。
  我走到討北王身邊,討北王指著周圍的山川,說:“陳小羽,你覺得這兒的景色怎么樣?”
  我說:“很美,也很壯麗,和江原的秀麗完全不一樣,各有千秋。”
  討北王說:“這就是北境和南面的區別,其實很久沒這樣看風景了,都好像忘了原來北境也有這么美麗壯闊的一面。”
  我說:“王爺聽起來也很感慨。”
  討北王說:“那是當然,我也曾年少過,也和你一般年紀,充滿了雄心壯志,只是到了現在,都快忘得差不多了。”
  我笑了笑,說:“可能我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吧。”
  討北王說:“也許,但你比很多人都有勇氣。知道我為什么來見你嗎?”
  我說:“長老們有了決定?”
  討北王說:“他們啊,年紀大了,什么事情都畏首畏尾,決定是有了,但卻擔心這樣擔心那樣。”
  我說:“不是還有王爺主持大局嗎?”
  討北王說:“你不問我什么決定?”
  我笑道:“王爺不是已經說了嗎?”
  討北王先是一愣,隨即哈哈大笑起來:“陳小羽啊,說聰明伶俐,可能天下間還真沒人能比得上你了。沒錯,我們決定和你一樣支持公主。”
  我笑道:“王爺,希望鎮南王府和討北王府的友誼能夠一直延續下去。”
  討北王說:“一定會的。”
  我說:“聽說姬勇想和討北王府聯姻?”
  這事我也比較關注,我對柳絮有好感,但更多的還是不希望柳絮嫁給姬毅,主要還是怕柳絮嫁過去以后左右為難,討北王以后做什么都會受到掣肘。
  對柳絮對討北王府都不是好事。
  討北王說:“是有這么一回事,不過我們已經婉言謝絕了。”
  我說:“姬勇一定不高興吧。”
  討北王說:“但也沒把話說死,說希望柳絮以后會改變主意。”
  我說:“看來他還不死心。”
  討北王說:“那是當然了,一段婚姻就能解決他眼前要面臨的大麻煩,他當然想了。”
  我說道:“可惜王爺已經看穿了他的真實意圖,他的計劃不會得逞。”
  討北王說:“不過也要抓緊了,他那兒會持續施壓,我只能盡量拖延時間。”
  我說:“王爺,我也不會答應郡主嫁給姬毅。”
  討北王忽然看了我一眼,失笑道:“要是你還沒結婚那該多好啊?”
  我明白討北王的意思,想將我收為女婿,這樣的話,兩家的關系將會更為緊密,這話題比較敏感,我急忙岔開道:“王爺,咱們還是詳細討論一下吧。”
  討北王說:“好。”
  隨后我和討北王就在山頂上討論起來,北方的風很大,我到現在還是有些不適應,相反討北王卻沒什么反應,顯得好像更加的雄偉和健壯一些。
  要想執行我們的計劃,他這兒其實沒什么難處,畢竟出兵襲擊星耀,還能取得表面上的勝利,對他來說沒什么損失。
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