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畫滿田園 >第3887章老宅又出事
    方國公看見花繼業這個時候來,就知道是有事情了,讓他進了內間,兩人坐下才開始說話。
    “繼業,這么晚來可是有什么事?”方國公擔心的問花繼業。
    花繼業道:“關于方士耀的,但是不太確定,不過我覺得他的消息還是應該讓外祖父知道,所以特意來跟你匯報一下。”
    方國公聽見是關于方士耀的事情,心里挺難受的,因為自己當了這么多年的孫子,現在是仇人了。
    當然也有危機敢,因為不知道他現在要做什么,畢竟他娘死在了這個家里。
    “找到方士耀的藏身處了么?”方國公問。
    “我們猜測是在宮里,應該是在某個大太監的身邊藏匿著,但是現在不太好繼續查,皇上身邊的太監還好說,可是太后身邊的就不好動了,現在只能慢慢排查。”
    “宮里不好動啊,后宮女眷眾多,其實很多秘密,就連皇上的都不希望能碰觸那些,所以確實難。”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所以確實不知道能不能查到,我來就是跟外祖父打個招呼,如果找到方士耀,只能除之后快。”花繼業知道外祖父對方士耀有個人的感情,所以才先說了可能發生的。
    方國公沉默了片刻點點頭:“明白,他跟我們國公府沒有任何關系,如果是我抓了他,也要除了。”
    “外祖父有準備就行,我來就是說一下這事,明天早上我就要趕回去了,最近表面上平靜,實則波濤暗涌,我也不放心家里。”
    “嗯,我也聽說了妙兒遇刺的事,還好她沒事,那你就早些回去吧,照顧好妙兒和逸宕。”
    “知道了外祖父,保重。”說完花繼業也就離開了。
    剩下方國公坐在書桌前,其實也是想起來不少事,大多是關于方士耀的吧,這個孫子在自己身邊這么多年,哪能沒有感情?
    當然他的心里也更多了對方士初的虧欠,想到這些,他的表情也是很痛苦。
    花繼業回了千府之后,把近來府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,然后也睡了一覺,第二天早上天沒亮就返程回永安鎮了。
    玄妙兒早上醒來就看見某人正在輕手輕腳的換衣服,她繼續裝睡,等到花繼業到了床邊,她一下子抱住了花繼業:“有沒有嚇一跳?”
    花繼業確實是驚了一下,抱著玄妙兒在她的屁股上打了兩下:“太調皮了,怎么這么早就醒了?”
    “你不在家我晚上也沒什么事,睡得早起來的自然就早了。”玄妙兒膩歪在花繼業身上道。
    “那我回來了,是不是要辦點什么事?”某人的臉上帶著神秘的意思。
    玄妙兒松開了花繼業:“你別鬧了,騎馬趕路回來還不夠累?趕緊休息一會。”
    花繼業抱著玄妙兒躺下了:“小丫頭,是不是怕了?”
    玄妙兒在花繼業的腰上掐了一下:“誰怕了,你沒正經的,讓你睡就趕緊睡一會。”
    花繼業帶著笑容抱著媳婦閉著眼睛,這個感覺真好,這輩子這么安逸的過自己就很滿足了。
    迷迷糊糊的兩人都又睡了一會,不過起來的也不算是太晚,起床之后玄妙兒又去看看千落。
    千落的狀態好了很多,逍遙子神醫今個也很開心,跟玄妙兒說了千落的情況,診脈也沒有什么異常,除了人有點虛弱,別的都很好。
    這個結果也是證明一點,那就是少了脾臟,應該不是很影響千落的生活,甚至對壽命的影響也不大。
    當然,這也只是暫時的診斷,在逍遙子神醫看來,這個還要長期的觀察下去,畢竟這是鳳南國的第一個這樣的病患。
    要一直的記錄,這樣才能更有經驗,對以后類似的病癥也更能有好的診治方法。
    這幾天家里這些大夫可都是很忙,因為根據跟千落手術的那些工具,他們也又研究了了不少適用于外傷的工具,對這些也進行的改良,更適合他們現在的環境。
    逍遙子每天都帶著這些大夫研究記錄,之后又找了一些小動物做實驗,在外傷的治療上,有了一個新的高度。
    玄妙兒想著有日子沒回河灣村了,所以這天天氣不錯,就跟花繼業帶著孩子一起回了河灣村去。
    這時候是夏末,還沒到秋收時候,也是比較熱的時候。
    回了家之后,爹娘都不在。
    李夢仙抱著孩子迎出來:“你們回來了,快進屋,大太陽曬著,孩子受不了。”
    這都進屋了,落了座玄妙兒問李夢仙:“嫂子,爹娘去地里了么?”
    李夢仙搖搖頭:“沒有,都去祖父那邊了,那邊又鬧妖了。”
    玄妙兒皺了皺眉頭:“又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不是關于咱們家的事,是姜翠芽昨天晚上起夜看見鬼了,說了你別害怕,你要是害怕這事我就不說了。”李夢仙說了一半,神情有些緊張道。
    玄妙兒對鬼神還真是遲疑態度,但是也好奇那邊到底怎么了:“嫂子你說吧,我沒那么膽小,再說這有點兩天村里就傳開了,我還能不知道?”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姜翠芽起來上廁所,剛出門就看見東邊的院子有個穿著紅喜服的女子,你說滲不滲人?”李夢仙沒在多說,但是意思也說透了。
    玄妙兒感覺后背有點發冷:“啥,東院穿著紅喜服?老姜家那邊?那不是……”
    她沒有說出來,但是大概理解了大家的意思,那就是說的是姜翠芽看見玄寶珠了?玄寶珠就是穿著喜服死的。
    李夢仙點點頭:“你想到了是誰吧?小姑不就是穿著喜服走的,并且當時懷著孩子,是個男孩,你說能不能是正好姜翠芽這時候過門還懷著孩子,所以招惹了不干凈的事。”
    本來玄妙兒沒想過這樣的事,這時候被李夢仙神秘的聲音說的感覺渾身發麻:“不能吧?”
    花繼業看著媳婦害怕的樣子倒覺得蠻可愛的,不過也不能讓小丫頭真的害怕了,這要是嚇著了,晚上該夢魘了。
    所以對著玄妙兒和李夢仙道:“會不會是那邊為了嚇唬姜翠芽,三嬸五嬸他們人為嚇唬姜翠芽的,畢竟之前他們也是有動作的。”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