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張鑫等人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了。就在這房間內靜靜的等著,沒過多久,這嚴紋五人就來到了張鑫的房間中。看著論文集等人說道:“大人,都準備好了嗎?我們現在就出發吧?”因為這衍君與這嚴紋等人見到時訂好了時間的,所以嚴紋也不敢遲到,要不然因為這個原因而起了什么變故的話,那他就后悔莫及了。
  “哦?那走吧,林虎,你們七人先到這虛空中等讓我們。我們一旦動手了很快就會出來的。”張鑫看向林虎和那嚴紋的四個光頭兄弟說道。隨即與這嚴紋走出了房間內。
  在這衍水城內晚上也是實行宵禁的,但是這晚上宵禁也是有一個時間段,現在這天剛剛黑下來,還沒有到宵禁的時間。所以這街上還有不少的人在游玩。張鑫五人就這樣的走在大街上,而這方向正是衍水宗的總部方向。嚴紋就走在前面,張鑫四人就像是護衛一樣的跟在后面,這一切就像是一個公子帶著護衛出來游玩一樣。
  “張鑫哥哥,這衍水城內的人還真多,晚上都有這么多的人出來。”金靈貓看向張鑫傳音道。因為擔心會暴lù身份,所以張鑫等人為了安全,在外面的時候都傳音說話。
  聽到金靈貓的這話后,張鑫也是點點頭,這衍水城確實是不錯,很是繁華,畢竟是這潛藍星上頭等勢力衍水宗的總部所在,比一些城池繁華那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  從張鑫等人居住的地方到這衍水宗的總部,看起來很遠,一般人走路都要半個小時,但是張鑫等人的速度很快即到了。畢竟要實行這個計劃,張鑫等人當然不會選擇一個距離這衍水宗總部很遠的酒樓居住了。來到這衍水宗總部的大前,張鑫這才感覺到震撼。
  這以前的時候倒是沒有見到過著宇宙中大勢力的總部,就連這星球上的勢力總部都很少見到。現在見到這個衍水宗的總部大真的是被震撼到了,這大很高,足有近百米。而且這大十分的巨大,大約有近千米的大同時這圍墻就像是城墻一樣的高厚。新網 電腦端:https://.x81zw./
  張鑫震撼了一下就收回了目光,隨即看到這大內正有兩名大漢在那里站著。張鑫很容易就看出了這兩人都是永恒期的存在。見到張鑫等人到來了都看著張鑫等人。
  “果然是宇宙中的大勢力,就連這看的都是永恒期的存在。”張鑫見到這一幕之后,心中微微感嘆了一下。這永恒期如果是在乾靈星的話,那絕對是神靈一般的人物。可是到了這宇宙中,那也就是兩個看的。由此可見這一個土著星球與這宇宙的差距是多大了。
  “不愧是浩瀚的宇宙,也只有宇宙才能存在這種現象。如果不融入宇宙的話,那就算是發展億萬年也達不到這種地步啊。”張鑫心中感嘆著。如果僅僅是在這一個星球內,不與這宇宙接觸的話,那就算發展億萬年,一個星球也發展不到這潛藍星那般了。一個星球時間長又有什么用?這資源總是會用光的,哪像這宇宙那樣資源幾乎是取之不盡的啊。
  要想快速發展起來,沒有這資源怎么發展?所以想乾靈星那樣,就算這天地靈氣恢復正常,如果不與這宇宙接觸的話,那最多也就是多誕生幾名永恒期而已。別說與這潛藍星比了,就是與這潛藍星上的一些中等勢力都比不過。這就是宇宙的能量。
  “什么人?”嚴紋剛剛走到這前,那兩人中的一人就出聲喝問道。同時一股強大的氣勢直接鎖定了張鑫等人。當然了,這兩個的這點威壓張鑫等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。
  “不愧是大勢力的人,竟然在不知道對方實力的情況下就鎖定對方。”張鑫心中暗嘆。這種情況如果是在其他地方的話,這兩人十有**已經是兩具尸體了。但是在這里張鑫等人卻是不敢動手。這也是這些人身為衍水宗的弟子久而久之擁有的一種優越感和強勢。新首發 https://.x81zw. https://m.x81zw.
  “在下嚴紋,是被貴宗宗主衍君大人召見的。”嚴紋臉上帶著笑容說道。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,所以張鑫等人還是要乖乖的應付那兩人。
  “哦?宗主召見的?”那右邊的一人聽到這嚴紋的話后,臉上lù出了一絲的震驚,同時兩人的氣機也解除了,不再鎖定著張鑫等人。很顯然嚴紋的話讓兩人感到了壓力。
  宗主召見,那可是大事啊,他們只是兩名看的護衛而已。別說宗主了,就是一般的高層都沒有見過。見到時宗主召見,他們當然不敢太過得罪了。
  很快的,從這內部就走出來一人。此人見到這嚴紋后頓時笑了起來道:“嚴兄,你來的可真是早啊。你看我都沒有出來迎接你,真是失禮了。”
  嚴紋見到你那人出來后,當即笑道:“林兄,宗主召見,我可是不敢遲到啊,因為擔心會遲到,所以就早早的趕來了,還望林兄見諒啊。”
  “哈哈,走,我們先進去。到時候我去稟報一下宗主。”那林兄拉著嚴紋的手說道。這人從出來到現在,根本就沒有看張鑫等人一眼,恐怕是將張鑫等人真的當成了嚴紋的護衛了。
  而就在這人拉著嚴紋的手進去的時候,張鑫等人自然也是跨步跟上。同時張鑫也是看清楚了這來人的實力虛期中階的修為。不過因為是衍水宗的人,這身份比嚴紋還要高。
  在這衍水宗總部內,張鑫等人跟著那人一直不斷的繞來繞去的。這衍水宗的內部十分的寬大,張鑫等人足足走了十多分鐘才來到這一座小山底下的一座宮殿內。
  “嚴兄,你就在這里先做稍息,我這就去稟報宗主。等宗主召見的時候我再通知你。”那來人將嚴紋領到了一個宮殿內的房間內說道。在這小山旁一般是沒有什么人居住的,這些宮殿也是為了給那些來見他們宗主而建的,也就是給那些人一個落腳的地方。畢竟能來見著衍水宗宗主的,實力身份都不簡單,當然不能隨意對待了。就是這嚴紋,身為一個星盜都不簡單。
  “麻煩林兄了。”嚴紋微笑著拱手說道。隨后這林兄就離開了宮殿,房間里就只剩下張鑫等人了。這時候嚴紋臉上的笑容也是瞬間消失了。
  “大人,現在我們怎么辦?”嚴紋這時候看向張鑫等人傳音問道。
  “等!”張鑫沒有絲毫的猶豫,直接傳音說道。在沒有見到這衍君之前一旦動手這把我不大,很大的可能會失敗。到時候這一切功虧一簣不說,他們還會被這東妖莊的人追殺。
  “等?”嚴紋疑的看了一眼張鑫。不過他不知道張鑫等人的詳細計劃,也就不再多說。
  張鑫點點頭道:“對,等到這人來帶我們見到這衍水宗的宗主,那時候才是我們動手的最好時機。也是我們成功的可能最大的機會。”
  嚴紋聽了也知道張鑫說的有道理,當即點點頭不再說話。時間就這樣不斷的流逝著,張鑫他們在這里一等就是一個時辰。直到一個多時辰之后這剛剛離開的那林兄才再一次大笑的回來了。看著嚴紋就笑道:“嚴兄,真是抱歉,宗主剛剛修煉結束。好了,你準備一下隨我去見宗主吧。不過這些護衛只能上到山上,不能進到大殿內。”那人說完隨意的瞥了一眼張鑫等人。根本就沒有在張鑫等人身上多看。
  嚴紋臉上再一次出了一絲的笑容道:“多謝林兄了,這些我知道的。”
  “那我們走吧。”那林兄見到嚴紋如此表情,當即大笑了起來說道。同時走在前面帶起了路。
  張鑫等人出了這大殿后,直接就來到了則小山腳下。在那人的帶路下,張鑫等人一路上不斷的向上攀登著。這山上有一條小道。但是對于張鑫等人而言,就算沒有小道讓他們爬這座小山也沒有問題。只不過現在這上面就住著那衍君,所以張鑫等人也是乖乖的跟著那人。這小山雖高,但是在張鑫等人的腳下,很快就來到了山頂。
  “宗主就在這大殿內等著你呢。”那林兄轉頭看了一眼嚴紋微笑著說道。嚴紋也是微笑著點頭。隨即一群人就來到了這個大殿外邊。
  “老哥,怎么樣?”張鑫直接向秦龍傳音問道。
  “老弟,確實,這大殿內有一名虛期巔峰的人在里面,而且只有一名。”秦龍聽到張鑫的傳音后,當即也傳音道。他們根本就進不了這大殿,所以首先要確認一下里面那衍君在不在,如果在的話他們再動手,如果不在那就麻煩了。
  聽到這秦龍的話后,張鑫與這黃侃對視了一眼,當即向金靈貓傳音道:“小金,等會兒我動手的時候你就跟著動手,你直接施展天賦。目標是那衍水宗的宗主。”
  “知道了張鑫哥哥。”金靈貓也是表情嚴肅的傳音道。
  呼!就在這時候,那林兄正想回頭看一下嚴紋的時候,他突然就感覺到了一道巨大的攻擊直接向自己轟來。這一下頓時讓他愣住了,但是他瞬間就回神過來了。但是這一切都已經晚了,這一道攻擊已經到了他的頭頂。
  蓬!那林兄瞬間就被轟成了粉碎,同時張鑫的聲音直接響了起來:“小金,動手!”
  蓬!那衍水宗的人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,憑他虛期中階的修為,根本就不是張鑫的對手。更何況這一次張鑫是直接出手偷襲,所以這人也就瞬間就被轟殺了。
  從張鑫出手到隨后擊殺這衍水宗的人,這過程十分的短,幾乎就是在一瞬間完成的。別說那衍水宗的宗主了,就是這個被轟殺的那人也僅僅只是反應過來而已,根本就沒能出手抵擋。
  在張鑫動手的同時,他已經高聲向金靈貓喊道了。此時這衍水宗的人剛剛被轟殺,張鑫就發現金靈貓已經變身成了巨大的靈獸金靈貓了。同時他的頭頂上還開始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靈獸金靈貓虛影。這虛影就像是神獸一般,伏在金靈貓的頭頂。
  同時這金靈貓的氣勢也是在不斷的攀升,僅僅只是一秒鐘不到的時間這氣勢就已經攀升到了時空期了。同時拿頭頂的虛影也已經完全成型了,巨大的金靈貓虛影眼神冰冷的盯著眼前的那一座宮殿。嘴巴微微張開著。而在他的身周正彌漫著一些淡淡的金光。
  咻!咻!就在張鑫出手擊殺這衍水宗的人的同時,這秦龍和黃侃兩人也動了,直接就向著大殿內沖去。瞬間就消失在了這大殿內。而就在這時候,一道巨大的怒吼聲響起。
  “什么人?找死!”那道聲音中蘊含了強烈的怒氣。他身為虛期巔峰的人,而且衍水宗是潛藍星內的頭等勢力,他又是衍水宗的宗主,同時背后還有著東妖莊當靠山。可是這時候竟然有人來對付他,這讓他如何不怒呢?
  在張鑫轟殺了那衍水宗的人之后,張鑫的身影一閃也是要沖向那大殿內。因為擔心這衍君逃跑,所以張鑫等人的計劃是,在動手的同時,秦龍和黃侃還有張鑫三人同時圍殺下那衍君,就是為了不讓他發現金靈貓施展天賦而逃走。至于那嚴紋則是退到了遠處。畢竟這嚴紋的修為雖然也是虛期巔峰,但是面對這衍水宗宗主的實力,他那點實力還是不夠看。
  轟!轟隆!就在張鑫正想沖到這大殿內助這秦龍和黃侃兩人一臂之力的時候,這大殿內突然響起了巨大的爆炸聲。伴隨著這巨大的爆炸聲響起,原本宏偉的宮殿也是瞬間就倒塌了。
  轟隆!這宮殿倒塌,而大殿內的的秦龍和黃侃兩人,還有那衍水宗的宗主也是飛上了高空中。此時三人的手上都拿著一件神器。身上也是浮現出了各自的神衣。而那衍水宗宗主的身上還有點狼狽。畢竟是被偷襲的,而且是兩打一。所以這衍水宗的身影就顯得有點狼狽了。
  “你們是什么人?竟然敢招惹我衍水宗!”那衍水宗宗主衍君剛剛飛上來,還沒有來的及看清楚這周圍的情況,就對著秦龍和黃侃兩人怒吼道。
  咻!就在這時候,張鑫也是到了這秦龍兩人的身旁。而金靈貓則是在他們的身后施展著天賦。這天賦施展雖然時間很短,但是這衍水宗等人的戰斗時間更短。從張鑫出手,到這衍君沖出這宮殿,連一秒鐘的時間都不到。
  張鑫等人聽到這衍君的怒吼聲后,還沒有來得及回話,這衍君突然看到了這張鑫三人身后的金靈貓。頓時心臟狠狠的ou搐了一下。心中怒吼道:“不!”
  同一時間,這衍君的臉上表情頓時變得扭曲了起來。根本就不再看張鑫等人一眼直接轉身就向著虛空中飛去。張鑫等人見到這一幕當然不會讓他逃走了。
  咻!咻!咻!三道身影直接閃了過去,瞬間就將這衍君給包圍了起來了。同時,金靈貓這邊的虛影金靈貓也是完全成型了,一道像是水一樣的金光瞬間向這四周輻散而去。僅僅一瞬間就已經將張鑫和衍水宗宗主衍君等人給籠罩了。
  ()
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