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絕代名師 >第752章去問孫名師吧是他指點了我
    她竟然真的走進去了?”
    “瘋子,大瘋子!”
    “好可惜呀,那么漂亮的一個女人,要被射成一灘爛肉了。”
    圍觀黨們,議論紛紛,都不覺得李若蘭能成功。
    要知道,在這段峽谷中的人,最長的待了五年,全體平均下來,也有七個月了,李若蘭才來了不到五天,就想通關,這不是異想天開么。
    沒人相信李若蘭可以,甚至潛意識中,希望她死掉。
    因為她如果成功,豈不是證明,他們這些人都是資質愚鈍的蠢貨么。
    迷霧遮擋了李若蘭的身影,眾人看不到了,于是他們看向了巖壁,這些劍意,應該要發動了吧?
    那場面,一定很壯觀!
    只是久久,都沒有反應。
    漸漸的,人群中的嘈雜,沉寂了下去,眾人的視線,又都落回到了迷霧上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李若蘭還沒有心理準備,眼前的迷霧,便驟然消失,視野豁然開朗了起來。
    “啊?我成功了?就這么簡單?”
    李若蘭看了看雙手,沒有傷痕,跟著又回頭,迷霧依舊籠罩,它們是那么的輕,那么夢幻,可是卻又那么冷酷。
    無法參悟的人,哪怕拼上性命,都無法穿過。
    “孫默,你真的好厲害呀!”
    李若蘭呢喃,心中滿是對孫默的佩服。
    這是何等恐怖的悟性?
    別人還在絞盡腦汁的參悟那些壁畫,可是孫默,卻已經發現了壁畫是用靈紋的技法描繪的。
    說不定孫默,真的可以‘參悟’出戰神圖錄。
    想到這里,李若蘭突然激動了。
    難道我要見證歷史了?
    要知道,戰神峽谷存在了數萬年,尚無一人破解。
    誰做到了,誰就是九州第一人。
    心情激蕩的李若蘭趕緊抬頭,加快了腳步,去看巖壁上的壁畫,然后她就傻眼了。
    因為巖壁上,除了上古時期留下的那一劍斬痕,什么壁畫都沒有。
    “什么鬼?說好的靈紋呢?這還參悟個屁呀?”
    李若蘭來回跑了一圈,臉色逐漸變得蒼白了。
    真的是空無一物。
    難道說孫默的推論,是錯誤的?
    不行,要趕緊告訴他。
    不過離開之前,李若蘭還是回頭,打量了一番。
    稀薄的霧氣彌漫下,有不少人影或盤膝而坐冥想,或來回走動苦思,甚至于,用腦袋撞巖壁的人都有。
    這一段峽谷中,人很多,因為這是一個大難關,能否參悟通透,需要極高的悟性,能做到,便是人中龍鳳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怎么沒反應?難道說她成功了?”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”
    “什么不可能,劍氣沒有激發,又過了這么長時間,人家怕是早開始參悟第四段峽谷的壁畫了。”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道對面的壁畫是什么樣子,好想看看呀!”
    圍觀黨們議論紛紛,驀然,李若蘭的身影,穿過迷霧,出現在眾人眼前。
    頃刻間,
    鴉雀無聲!
    所有的視線,都落在了李若蘭的身上,快速的觀察著。
    沒有傷痕,完好如初。
    她,
    竟然真的成功了?
    還有沒有天理了呀?
    她才來了幾天呀?和她一比,我感覺自己就像個蠢貨。
    頓時,不少人酸的就像上輩子是淹死在醋缸里似的。
    “喂,看到了嗎?”
    李若蘭看向了施行言:“我走過去了。”
    施行言一臉懵逼。
    “事實證明,不是戰神瞎了眼,是你眼瞎,還沒腦子。”
    李若蘭嘲諷:“就你這種人,在這里再待十年,也不會有半分進步。”
    施行言的臉龐瞬間漲的紫紅,宛若一個豬肝,可是他沒辦法回嘴,因為成王敗寇。
    成績就是一切。
    哈哈,噴人的感覺好爽!
    看著施行言郁悶的整張臉都扭曲了,又沒辦法還嘴,李若蘭美的冒泡。
    “你剛才是不是我如果辦到了,你就給我做牛做馬?”
    李若蘭逼問。
    “喂,男人說出的話,就是吐出的釘兒,可不要否認呀!”
    有人擠兌。
    “不錯,我給你做牛做馬!”
    施行言咬牙切齒。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
    李若蘭單手插到脖頸后,一甩她的黑色長發:“你太丑了,我看了惡心。”
    “甘梨娘!”
    施行言大罵,直接拔出了佩刀。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    只是不等他出手,蹭蹭蹭,就有十幾個人站了出來,虎視眈眈的盯著他。
    他們目的不純。
    除了覬覦李若蘭美色的,更多的人,是想賣她一個人情,然后請教一下通關的秘訣。
    “不對,我不信你的悟性有這么高,一定是那團迷霧出了問題,對,可能是失靈了。”
    被羞辱到怒火中燒的施行言,下意識的沖向了迷霧。
    沒有人制止,其實大家也有這個疑惑,現在有人以身試霧,正和心意。
    就在施行言的身影剛沖入迷霧,整個峽谷中的靈氣,轟的一聲,激蕩了起來,宛若怒潮翻騰。
    而后,巖壁上,那些劍痕,亮起了金色的光芒,咻咻咻的射了出來,齊刷刷的飛向了迷霧。
    速度太快了,金光宛若白駒過隙,消失在視野中,下一瞬,就是施行言凄厲的慘叫響起。
    啊!
    所有人不寒而栗,因為單是聽聲音,都覺得疼。
    白濠也是一臉不信邪,將手伸向了迷霧,可就在聽到慘叫后,停下了動作,然后驚出了一聲冷汗。
    “我在干什么?我瘋了嗎?”
    白濠趕緊收手,然后看向了李若蘭。
    你怎么就成功了呢?
    這讓我怎么辦?
    白濠難受的都要窒息了。
    “死了吧?”
    “肯定呀,叫的那么慘,估計死透了。”
    “這位小姐,你是怎么辦到的呀?”
    隨著一個厚臉皮的修煉者問出口,其他人也圍了過來。
    “想知道嗎?”
    李若蘭問完,周遭立刻安靜了下來,等著她的回答:“去問孫默吧,是他指點了我!”
    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,美女大記者匆匆離去,要去告訴孫默她的大發現。
    “孫默是誰?”
    “聽說是一位很厲害的名師!”
    “有多厲害?”
    “你不是看到了嗎?”
    眾人沉默,他們在這里參悟了至少好幾個月了,一無所獲,結果孫默才來幾天,就破解了。
    “人和人的差距,真的有這么大?”
    不少人,開始懷疑人生。
    “孫老師沒有騙我,果然有用。”
    盧林攥緊了拳頭。
    那天孫老師告訴他壁畫真意的時候,這位大美女也在場,她按照孫老師的吩咐辦到了,那說明自己也可以。
    很好,這下傅名師再考察起來,自己就不用擔驚受怕了。
    盧林四下張望,發現最厲害的那幾個同學,都沒有參悟出真意呢,要是自己做到了,豈不就是第一個過關的?
    這么一想,突然有些小激動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老師的辦法,果然有用呀!”
    秦瑤光嘖嘖稱奇。
    李若蘭這兩天的努力,她都看在眼中。
    “這還用說?老師的正常操作啦!”
    鹿芷若絲毫不驚訝。
    赫連北方閉上了眼睛,繼續承受劍氣,不過內心中,卻是慶幸不已。
    能拜老師為師,真是太好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你還懷疑嗎?”
    江冷看向了病秧子。
    “我什么時候懷疑過老師?”
    澹臺語堂聳了聳肩膀,嘆了一口氣:“話說老師這么優秀,我壓力很大呀!”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
    江冷發誓,要更加努力,絕對不能給老師丟了臉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孫默!”
    李若蘭在白茶老板的鋪子中,找到了一邊喝咖啡,一邊鉆研靈紋的孫默。
    “恭喜”
    孫默送上祝賀。
    就在剛才,他收獲了將近2萬的好感度,這代表著李若蘭通關成功,而且還替自己揚了一把名。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恭喜的,如果不是你的指點,我還在峽谷外曬太陽呢。”
    李若蘭有自知之明。
    “不,你能在這么短的時間承受那么多劍氣,這份毅力,就值得佩服。”
    孫默轉頭:“老板,來杯茶!”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經常這么騙女孩子?”
    李若蘭心理甜甜的。
    “我倒想呢!”
    孫默無奈。
    “好了,說正事!”
    李若蘭把發現告訴了孫默。
    “沒有壁畫?”
    孫默愕然,這什么鬼?
    “你還是親自去看看吧!”
    李若蘭建議,看到茶水上來,就喝了一口,味道好苦。
    “老板,茶錢!”
    孫默放下了一枚碎銀子,便朝著外面走去。
    李若蘭趕緊跟上,可是她發現,孫默走的方向不是峽谷,而是那座楓樹山頂:不由詫異:“你去哪?”
    “找個沒人的地方思考。”
    孫默要先想一遍,羅列出各種可能性,不然他擔心進了峽谷,看到壁畫后,會干擾自己的思維。
    話說這樣才有意思呀,要是上古戰神留下的謎題那么容易破解,也太無趣了。
    李若蘭本來要追上去,可是看著孫默沉思中的模樣,她突然不舍得打擾他了,就那么望著他。
    直到孫默消失,李若蘭回過神,突然懊惱的一拍額頭。
    哎呀,那么好的意境,我竟然忘記拍攝留念了。
    真是失敗。
    想到這里,李子柒掏出留影石,悄悄地跟了上去。
    名師報社長給的任務是給西陸軍校做專題報道?
    滾蛋吧!
    我沒時間做。
    就是圣門門主給的,也沒用。
    孫默在山頂,一直坐到了黃昏,然后下山,走向了戰神峽谷。
    李若蘭精神一振,繼續追蹤記錄。
    記住手機版網址:
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