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旅法師的學霸系統 >第0038章真正的實力1/3

  克里斯三人,加上韓賽爾和格蕾特兩人,一行五人朝著倫敦前行而去。
  原本還會有暗戀格蕾特的巨怪以及一心想成為女巫獵人的本,他們想一起過去。
  但被韓賽爾和格蕾特勸阻了。
  “如果這位伯爵巫師真的能治好哥哥的病,也許我們以后不會成為女巫獵人了。”
  格蕾特以這樣的話語將兩人勸阻了,“女巫獵人不是一個好職業,你還是不要輕易嘗試。”
  隨后,韓賽爾和格蕾特兩人跟著克里斯,準備前往倫敦。
  他們兩兄妹成為女巫獵人有自己的原因,錢的原因。他們的獵殺女巫,一方面為了自己的仇恨,一方面也是為了先令。
  兩兄妹不會其他的技能,而且哥哥還有著嚴重的疾病,如果沒有錢財,他們怎么活下去?
  所以,以他們免疫黑魔法的身體,再加上不錯的武器裝備,對女巫的了解,獵殺女巫的這種賞金形式就被他們接納了。
  但這種事情畢竟不是長久的,太過于危險。如果哪一天碰到了更強的女巫,說不定就死在荒郊野外了。
  因為如此,他們這一次得到了克里斯的承諾之后,只等治好了哥哥的病,以后便打算不再繼續從事這賞金獵人的工作了。
  而本還沒有他們兄妹兩的特殊體質,不能免疫黑魔法,如何能做到獵殺黑女巫?
  ···
  一行五人皆是騎著馬匹,格蕾特看了看最前方正捧著一本莫名書籍看得津津有味的克里斯,而后轉頭向身旁的吸血鬼亨利問道。
  “他真的能解決你體內吸血鬼詛咒的問題?”
  說起這個,格蕾特依舊是感到不可置信,吸血鬼的問題在這個世界上流傳了多少年,起碼已經有五千年歷史了。
  但現在,居然有人說能解決吸血鬼詛咒的問題,將吸血鬼還原成普通人類。
  亨利也是看了看前方的克里斯,說道:“其實,我也不知道。但是我能看到他在煉金術上面的卓越技藝,而且也跟隨他一起在這方面努力。”
  “我們此次到歐洲來,也是因為我們對于吸血鬼血統的研究陷入了困難,才來歐洲找辦法的。”
  “那你們找到了嗎?”
  韓賽爾在另一邊問道。
  韓賽爾和亞伯拉汗·林肯談不上話,主要是對方也喜歡看書,近乎埋到書里面去了。
  所以,他也就只能進這個話題里面。
  “雖然我不是很懂煉金術方面。”亨利看著沉入書籍之中的克里斯,時而皺緊眉頭思索,時而恍然大悟而笑,時而揮舞臂腕動作,“但我覺得應該有些收獲的。”
  亨利看著旁邊的韓賽爾和格蕾特,臉上笑著,繼續說道:“我們從美國過來,只在倫敦停留了一段時間,而后便是直接奔你們而來。”
  “所以,你們完全可以放心。通過伯爵先生的行為,我感覺他應該從你們的那本阿布拉姆林魔法書之上有很大的收獲。”
  “你們不是說那本魔法書是白魔法嗎?你體內的疾病又是黑魔法的產物,再加上伯爵先生的煉金技藝,解決你體內的疾病,是不成問題的。”
  亨利的這一番話語,說的是他的真實感受。從克里斯的表情,言語和行為之上,能夠看出克里斯明顯的愉悅之情。
  所以,結局應該是樂觀的。
  “我們只是對于伯爵先生的實力不清楚,所以難免心中有著猶疑。”
  聽了亨利這名陪伴著的話,韓賽爾和格蕾特兩人忐忑的心思都稍微緩解了一番。
  亨利笑了笑,“我們已經走了五天了,韓賽爾身體狀況依舊良好,這就是最為明顯的證明。”
  韓賽爾摸了摸自己的身體,確實沒有以前的那種時不時就心跳加速,渾身無力的感覺。
  一連五天,他的感覺都非常的好。
  “亨利,你和伯爵先生相處的久。你見過他的真正實力嗎?伯爵先生會一些什么法術,除了這幾天的活水、生火、藥劑之外?”
  回返倫敦,一路走來五天的時間,也是和來時一樣,需要夜晚休息。
  往往在這個時候,克里斯會施法一些術法,用于生活之中。
  所以,暫時他們都只看到了一些生活法術。
  身為男人,又是獵殺女巫十年的男人,韓賽爾對于其他戰斗法術很是感興趣,故有此一問。
  “說實話,我沒有看到過伯爵先生的戰斗法術。”亨利想了一下,似乎在回憶這個話題的答案。
  說完這句話,韓賽爾和格蕾特面面相覷,都有些不可思議。
  “伯爵先生在美國伊利諾伊州有很龐大的勢力,有什么事情幾乎都有下面的人幫忙解決。”
  “至于你們說的戰斗法術!”亨利聳了聳肩,“因為沒有人站在伯爵先生的對立面,也沒有人和他作對,所以我接觸伯爵先生一來,還沒有見他動過手。”
  “我也不太知道伯爵先生有些什么戰斗法術!唯一一個間接知道的法術,應該是火系方面的爆裂法術。”
  亨利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,看著韓賽爾說道:“如果你想知道的話,可以自己上去挑釁挑釁,以自身作為靶子,應該知道伯爵先生有些什么法術了。”
  說到這里,亨利又搖了搖頭,“不行,你的體質有點弱,抗不了幾個法術估計就死了。也看不出來伯爵先生的底細。”
  韓賽爾:“···”
  我有毛病上去主動吃法術啊!
  亨利的表情換上了嚴肅認真,“伯爵先生的實力你們不用懷疑,他沒出手只是沒有遇到讓他出手的對手。”
  “從伯爵先生施法的動作來看,完全沒有繁復的魔法手勢,所以根本不可能是那些不入流的巫師。”
  “最主要的是,我在伯爵先生的身邊,偶爾會有來自本能的危險直覺!讓人汗毛倒立,恨不得退開極遠。”
  “為什么是偶爾?”格蕾特很好奇,如果對方實力很可怕,不是應該持續性散發危險信號的嗎?
  “因為平常的時候,伯爵先生都很好的控制了自身的實力,完全感受不到那種恐怖的氣息。”
  “但當他心情不好,或者煉金實驗不順利的時候,他也無法壓抑那種郁悶的心情,那個時候恐怖的氣勢就從他身上散發出來了。”
  韓賽爾做出了總結,“就如同火山一般,不爆發的時候安安靜靜,一爆發就是天崩地裂!”
  “對!”
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