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最佳娛樂時代 >第770章失衡

( ..)        自從有人剛剛來到倫敦,就對無數媒體記者說自己是最特別的那一個,整個英國的媒體就與最特別的那一個杠上了,連帶著他的球隊一起。
    但那人深諳輿論戰的精髓,又總能抓住痛腳放炮,導致整個艦隊街都恨的牙癢癢,卻沒太好的辦法。
    如果評選誰是艦隊街最討厭的公眾人物,何塞-穆里尼奧一定是最為熱門的人選。
    能跟穆里尼奧競爭的,還有他那位到處揮舞著金元支票的俄羅斯老板。
    吃不到葡萄的人總說葡萄酸,這是大眾心理,用在英國人身上也分外合適。
    還擁有著“日不落”帝國心理的英國人,看到一個俄羅斯暴發戶,揮舞著支票在倫敦買買買,似乎能買進世界上的一切時,其心中相當別扭。
    阿布拉莫維奇入主切爾西不到兩年,何塞-穆里尼奧來到英國不到一年,這兩人全都異常高調,所作所為又站在了輿論的對立面。
    尤其后者,哪怕幫助媒體制造了無數話題,吸引了無數眼球,賣掉了無數報紙,艦隊街依然不喜歡他,乃至討厭他和他的球隊。
    “葡萄牙鄉巴佬”是艦隊街對穆里尼奧的一貫稱呼。
    人,往往都是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,才知道失去的那份美好。
    穆里尼奧還沒有離開英國,艦隊街也沒有真正意識到,他們之間才是真愛。
    或許要等到穆里尼奧真的離開了英國,艦隊街才會發現,原來最特別的那一個,真的是最特別的。
    艦隊街一直以來,都將穆里尼奧和他的球隊擺在了對立面,如同對待全英國的公敵一樣。
    所以,當約翰-特里與瑞恩-布里奇之間的大新聞一經爆發,沒有一家媒體愿意為切爾西說話,幾乎所有大報小報都在瘋狂報道這件事。
    比起這場狂風驟雨,曾經關于瑞恩-吉格斯的報道,只能算是毛毛雨。
    曼聯畢竟是多年盤踞在英國的地頭蛇,切爾西不過是個外來戶。
    區別對待和雙重標準是這個世界上大部分人的通病。
    媒體炸了,球迷炸了,切爾西內部也炸了。
    隊長綠了隊友,還不是一般的隊友,而是鐵桿小弟,內部不亂都不可能。
    哪怕強硬如同穆里尼奧短期內都壓不下去。
    足球,終歸是個團體項目,現代足球越來越強調整體,切爾西的內部氛圍出了問題,直接反應到了球場上面。
    周末,切爾西主場對陣托特納姆熱刺隊,原本穩如老狗般的切爾西隊,如果換了一只球隊一般,上半場尚未結束就以0比2落后。
    盡管下半場剛開始,蘭帕德遠射搬回一分,卻無法改變球隊的整體局面,熱刺隊再進一球鎖定勝局。
    隨后曼聯隊的比賽在老特拉福德球場進行,受到切爾西輸球的鼓舞,曼聯士氣大振,砍瓜切菜一般以4比0獲勝。
    此輪比賽過后,曼聯隊在積分榜上領先切爾西的優勢,終于拉到了一場球以上。
    周中,第一場歐冠半決賽在老特拉福德球場舉行,羅南、威爾-史密斯和湯姆-克魯斯三大老板全都坐在了貴賓包廂里面。
    切爾西隊的調整能力很強,穆里尼奧的手段也相當高明,比賽一開始就陷入膠著狀態,似乎那個無所不能的魔力鳥和穩如老狗的切爾西又回來了。
    但切爾西終歸受到了影響,這種頂級球隊之間的高手過招,只要某一方面運轉出現問題,將會直接影響到最后的比賽結果。
    弗格森吸取了穆里尼奧的切爾西的戰術,尤其在邊鋒使用上面。
    左邊的字母羅和右邊的羅本頻頻沖擊切爾西的防線,最終由羅本助攻魯尼先下一城。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威爾-史密斯振臂高呼,與湯姆-克魯斯和羅南擊掌相互慶祝:“我們領先了!”
    羅南仿佛看到圣勃萊德杯在招手,說道:“我們很有希望進軍伊斯坦布爾。”
    歐冠聯賽打到了半決賽,誰不想去沖擊冠軍?
    曼聯隊在弗格森的調教下,用了半個賽季完成了球隊的技戰術融合,球隊目前以老帶新,既有吉格斯、內維爾和斯科爾斯這樣的老將坐鎮,又有字母羅、魯尼、切赫、羅本和維迪奇這樣的新星涌現,年齡結構較為理想,非常有希望歐冠和英超雙線奪冠。
    湯姆-克魯斯對曼聯的了解更多,說道:“去年夏天引進的切赫已經成為主力門將,表現非常出色,公認是施梅切爾后曼聯最好的門將。后防線上的維迪奇和埃弗拉,中場的羅本和阿隆索,也都成為球隊的主力或者輪換主力,也就前鋒線上的德羅巴表現稍微差一點,我們去年夏天的轉會可以說大獲成功。”
    威爾-史密斯贊同,說道:“羅南,你的眼光真不錯,換個行業來搞職業足球,我覺得你也能成功。”
    羅南謙虛道:“我是足球外行,主要是別人推薦的好。”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曼聯隊的這次引援,為未來多年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礎。
    話說要不要把梅西擼來?畢竟以后的羅本太容易受傷了。
    羅南專門交待過,讓球隊的醫療部門要重點關注幾個速度型球員,字母羅和羅本都在其中,前者看起來有點瘦弱,實際上肌肉類型屬于那種相對不太容易受傷的,反而羅本有些小傷小病。
    但羅本失去了速度,也就沒有了最大的攻擊武器,他本人對于醫療部門適當轉換踢法的建議也沒有放在心上。
    曾經的梅羅能達到雙驕的高度,與幾乎沒有受過重傷也有關。
    這兩人雖然偶爾也有小傷,但從來沒有那種一傷幾個月不能上場的情況。
    像充電兩小時,通話五分鐘的球員,即便場上表現再出色,也很難達到一定的高度。
    羅南想到梅西,不禁看向場地中的字母羅,這個賽季開始之后,字母羅進步非常明顯,身體強壯了,花哨的動作少了,進一步融入球隊,踢的也更加實用。
    如果把梅西擼來,估計這兩人都達不到曾經的高度。
    頂尖球星也不是越多越好。
    而且梅西的成功,也與巴薩二十年如一日般始終統一的打法風格有關。
    關鍵還在于哈白布,尤其前兩者,有機會的話,或許可以弄一個來曼聯試試?
    球場上爆發出巨大的呼喚聲,羅南回過神來,球已經落進了球網里面,曼聯隊由字母羅內切射門得分,領先優勢擴大到了兩球。
    教練席上的穆里尼奧氣憤的一腳踢飛了礦泉水瓶,主裁判立即跑過來警告。
    切爾西本就不平靜的心態和氛圍,開始失衡了。
    就像穆里尼奧攻擊溫格,怒噴同行一樣,球場上的很多事都會受到球場外的影響。
    過往,穆里尼奧的心理戰,可以說是決勝于球場之外的典型代表。
    但現在,情況恰好反了過來。
    這場比賽的最終比分為4比0,曼聯獲得了絕對優勢。
    湯姆-克魯斯和威爾-史密斯都在瘋狂慶祝,羅南還算冷靜,比賽后特意找到弗格森聊了幾句,蘇格蘭老頭同樣很冷靜,甚至覺得球隊在獲勝的同時,必須做好心理調節工作。
    “別忘了AC米蘭。”弗格森非常慎重:“他們在主場大獲全勝,客場卻被拉科魯尼亞翻了盤。”
    羅南鄭重說道:“切爾西一旦調整過來,穆里尼奧發瘋的話還是很嚇人的。”
    這個賽季,切爾西在落后的時候,穆里尼奧不止一次派上四個前鋒上去搏命,基本上都取得了非常理想的效果。
    “你放心。”弗格森說道:“曼聯隊不是AC米蘭。”
    羅南很清楚,弗格森的曼聯隊也是一群瘋子,在英超和歐冠賽場上面,類似大翻盤的情況,也不是一次兩次了。
    特別是1999年的歐冠,半決賽淘汰尤文圖斯,決賽絕殺拜仁慕尼黑,都是典型案例。
    但同樣也不同掉以輕心,畢竟曾經也有強隊,總是在歐冠第一回合大比分領先的情況下,被對手瘋狂的翻盤,而且是連續如此。
    只能說,足球場上,勝負關系有時候并不完全靠的是實力。
    或者說球隊的心理、氣質和精神,也是實力的一部分。
    回到酒店,威爾-史密斯關心的問道:“羅南,最近這些事……”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羅南疑惑不解。
    “切爾西啊。”威爾-史密斯說道。
    湯姆-克魯斯接話道:“那是切爾西內部的問題,與我們沒有任何關系。”
    羅南點點頭:“艦隊街真的是無孔不入,所以啊,要防火防盜防狗仔。”
    威爾-史密斯不是笨蛋,立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笑著說道:“對啊,切爾西的隊長帶頭鬧事,與曼聯有什么關系?”
    他興致不錯:“我們等著拿冠軍就好了。”
    既然跟著羅南一起搞職業足球俱樂部,不拿冠軍怎么說得過去?曼聯隊拿到幾個重量級冠軍,不說投資升值,單就在外人面前說起來,也是很有面子的事。
    “我們還來看第二場半決賽嗎?”威爾-史密斯問道。
    湯姆-克魯斯也看了過來。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這個三人小組,已經完全以羅南作為核心了。
    “不看了。”羅南直接說道:“馬上就是暑期檔了。
    
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